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佛学文摘 >

赵朴初出行乘飞机的故事:小飞机、经济舱,普通得不可思议

发布时间:2022-01-07|浏览次数:

赵朴初(图片来源:凤凰网佛教)

赵朴初(图片来源:凤凰网佛教)

文/王邦维

赵朴初居士,是20世纪中国佛教的杰出领袖,对中国现代佛教事业的开创和发展厥功至伟。同时,他又是享誉海内外的著名作家、诗人和书法大师;还是一位长期从事社会救济救灾工作、慈悲为怀的慈善家。

赵朴老虽然身居高位,但和他有过接触的人都说,赵朴老待人谦和,为人随和。北京大学东方学研究院教授王邦维曾经在“第三届赵朴初人间佛教思想文化研讨会暨赵朴初先生诞辰110周年纪念”上发表过一次《怀念赵朴老》的主题演讲,其中趣事儿不禁让人心头发暖,会心一笑。

朴老出行乘飞机的故事:普通的不可思议

我跟朴老见过几面,不算多。那还是在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,最初是在会上。朴老在会上是主要人物,跟他说话的人多,我是晚辈,没敢凑上前去,直接跟他说话。真正有机会谈话,是后来的一次,说起来是一个偶然的缘分。

1992年9月9日,我从北京到兰州参加一个与丝绸之路相关的学术会议和考察活动。我到兰州的飞机下午起飞,到了机场,得到通知,航班换了,临时换成另一架飞机,原来是直飞,改为先在银川停一下。

在首都机场上了飞机,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没觉得有什么异常。中间偶然一次转身,我惊奇地发现,坐在我后面的,竟然是朴老!这事到现在我都没弄明白,朴老当时已经是全国政协副主席,这么高的位置,怎么会跟我一样,坐这样的飞机?还是普通舱。在飞机里,我简单地向朴老示意了一下。

飞机是中国自己造的运7,螺旋桨,飞机不大,却噪音很大。飞机先到银川,需要在银川机场等候。那时的银川机场不大,有没有贵宾室不知道。或许有,朴老没有去,或许是没有。总之,朴老跟我们普通乘客一样,也在一间并不是很大的候机室里等候,于是我就有机会真正跟朴老坐在一起,旁边还有陈阿姨。朴老开会多,我一个无名小辈,此前只是在会上见过朴老,朴老其实不认识我。我说:“朴老,我认识您,是在开会的时候。”朴老问我的名字。我说叫王邦维。朴老笑了笑,说了一句话:“周虽旧邦,其命维新”。这是《诗经·大雅》的《文王》篇中的诗句,虽然我知道,但我自己从来没有把我的名字跟这句话联系起来。朴老不经意间就把我的名字嵌进了这句话里,真是文思敏捷。

我们等候转机,前后大概有四十来分钟的时间,这中间朴老跟我随意而谈,讲了不少的话。朴老非常和蔼,不时微笑。跟他谈话,用一句老话形容,真是如沐春风。朴老讲,他也是去参加这次活动。我手边有一张兰州会议以及相关活动的安排表,我请朴老在上面签写了他的名字。

求朴老题写书名:没想到这么爽快

1995年,我把一些文章集合在一起,要在重庆出版社出一本书,书名是《唐高僧义净生平及其著作论考》。

出版社的编辑希望请朴老题写书名。他们认为,这本书的内容,与佛教有关,如果能请朴老题写一个书名,那是再合适,再好不过了。这样的愿望,当然很好,我自己也很希望。但行还是不行,我怎么去找朴老?我也没有机会直接去求朴老,即使是借开会的机会,会不会太唐突?这些考虑,都让我有些犹豫。想来想去,最后我还是找到我熟识也很尊敬的周绍良先生,请他跟朴老讲。绍良先生很爽快,一下就答应了。没想到朴老也很爽快,绍良先生跟我讲,他见到朴老,跟朴老一说,朴老马上拿出纸笔,立即就写了。绍良先生很快转交给了我,还告诉了我他当时找朴老的情形。这件事,让我至今对朴老感念不已。

赵朴初先生的书法就像他的人一样,彰显其修养、胸襟、气度与人格,并以书法宣示着佛学的精神。他在人生与艺术上所达到的高度与境界,令我们向往与追慕。

“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;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”,真是数不完的杰出人物,说不尽的赵朴初。
来源:华人佛教


2002-2028 江西省抚州市佛教协会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江西省抚州市玉茗大道535号翠园商住楼D栋201号,电话:0794-8730399
ICP备案/许可证编号:赣ICP备20009894号
技术支持:华严网络